山阳县志点释 民国 PDF下载

点释说明

山阳置县始于西晋,迄今千又七百余年。县之志乘仅有三部:即康熙三十三年的《山阳初志》、嘉庆元年的《续修山阳县志》和民国二十五年的《增修山阳县志》。三志相较,后者居上;其熔初志、续志为一炉,有较高的史料价值。可惜此志在送往西安印刷时,辗转散失,无以流传。一九八二年,山阳县地方志办公室成立,在陕西省档案馆找到了此志的抄本。由于原志文依古体,既无标点,又多典故,读时甚感困难。

为使旧志更好地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服务,从去年秋季开始,我们在编纂新志的同时,对民国修《山阳县志》进行了点释出版。原志类分十二卷,十八万字,点释后合为一部,共三十万字;其中加注四千条,计十二万字。点释中,对有关问题作如下处理:

一、忠实于原文。原志称农民起义军为“盗贼”,诬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为“共匪”等,我们依照原文,仅在注释中予以表明。

二、繁体字改为简化字。原志系用繁体字写成,还夹用了不少异体字和生僻字。点释中,统按国务院颁布的汉字简化字第一表和第二表改为简化字。

三、剔衍补漏正别字。原志为手抄复印本,有不少衍字、漏字和别字。例“泾川”误为“泾州”,“皆似我”误为“皆是我”、“臧谷亡羊”误为“藏谷亡羊”等,显系笔下误。在点释中以便作了改正,不另一一注明。

四、校订舛误。经考证,对原志舛误之处(例“宣统元年彗”实为宣统二年哈雷彗星再现;“衙署为白狼焚”实为辛亥革命时被江湖反正者焚等),在注释中予以更正。原志所附政区图极不准确,失去参考作用,故删掉。

五、标点符号照一般用法。需要说明的是:新版因系横排,人名、地名、官名概未标号。

点释工作由县志主编陈道久同志主持审定。为了加快速度,特聘请社会贤达陈书启先生帮注初稿;师范教师陈学友同志协助校订。本办董长银、王惠蓉、李爱民等同志参与誊稿和校对工作。由于水平所限,加之时间仓促,错误在所难免,敬希读者赐教,以便再版时注意。山阳县地方志办公室

增修山阳县志序

凡事创始固难,然因而成之,亦颇不易。《山阳县志》,创于前清康熙秦公凝奎;乾隆时林公聪续修,稿虽脱未付剞劂;迨嘉庆初叶,经何公树滋重修而成。嗣至光绪间,伦公肇纪欲修未果。民国以来,时修时辍,终未成书,迄今百余年矣。几经兵燹,沧海频更。风俗之变易,户口之繁衍;其间忠孝、节烈、德义、文学,代不乏人。若任长此湮没,弗载史乘,何以徵文献而励风俗。之屏忝长斯邑,有鉴于此,故不谅螳臂之力,醵资设局,派员采访。惟时值岁歉,加之军事征粮筹饷,昕夕无暇;且笔墨久荒,行笥中又无书可稽。之屏愧短江文通之才,复无边孝先之腹;岂敢率尔操觚。于是礼聘邑绅陈君鲁斋,魏君考初,秉笔纂辑,总裁其事。之屏公余,同为考订,阅两月书告成。深知时期过促,不无挂漏。第有此以作蓝本,俾将来重修者,籍为考据,不致于难。因命名曰《增修山阳县志》稿。如云:纤芥弗遗徵细必录,实有望于后之贤者也。爰书数语,以志颠末。

民国十八年孟秋月上浣山阳县县长桐城树伯方之屏撰。

重修山阳县志序

山阳在清以前本无志。其有志也,自前县江右秦公凝奎始,是为初志。观原序,因考《郡县通志》,皆缺山阳。不忍举一邑之掌故,永付尘劫,莫可追寻。乃广咨博考,旁寄耳目,约略成书,以事刊刻。其集思广益,惨怛经营,序中缕述甚悉。山阳之得以有志者,实自此志开先,厥功伟矣!时康熙三十三年也。自是以后,莅任者多从未议。及乾隆五十四年,晋江林公聪于告归卸篆时,因《初志》已阅百余年,候代闲居,仿前州刺史罗公文思续志体,远稽列史,近采诸志,旁访绅士,汇成续志,甫脱稿,为抄本三,藏之州县并儒学,其意盖有待也。五十七年滋来莅任,视事之初,即取阅《初志》,见板已侵磨,俱就摸糊;又缺遗多篇,询及绅士家藏旧本,皆无完卷。后得林公《续志》,亦详略失宜,大半摘叙,不无挂漏之叹。夫自康熙三十年以至乾隆六十年,上下已越百余年。此百余年中,境内人物、风景,日新月异,不知几更;民间懿行善事,踵前继后,不知几辈。欲询其轶事,率多依稀仿佛。若再加以因仍,后更远而难稽。滋自到任以来,见其人民庞杂,急欲清剔;风俗刁敝,急欲整顿;文风士习,均须振兴;城垣堤塍,皆赖修理。一切应祀坛庙,倾圮不堪,留养栖流各所以及义冢,率多未备。审其先后缓急,黾勉从事,次第修举,迄今大局幸初就矣。又值年谷屡丰,地方安谧,迺集绅士人等,会议修志事,均以为宜。于是贡生孔荣宗、崔应选,廪生鬲景贤、任浩、刘鳌、柳濡塘、王寄训、王大猷、王治洽,生员李忠、武绍文、崔怀、杨继云、杨茂春、何邦彦、翟从珍、何甲、唐俊辉、杨善茂,童生封於岐等,分途采访,各据事实,汇送查核。特聘王君增第,秉笔主修。王君系乾隆辛卯乡荐,原选安定广文,曾署本县学事。滋与交甚笃,知其学有本原。适丁艰家居,故得就聘。参互考订三阅月,稿经数易,而正本始成,诚慎之也。大要以《初志》为根底,而加以损益;以《续志》为附蓝,而严其去取;参诸《州志》、商南、洛南等志,而辨其异同,定其疑似。绅士之搜罗,故老之传闻,各以类附;至若诗文、传记,先后登录;俱经裁度,共得十二卷。有此志也,即谓《初志》《续志》并存可也,遂名之曰《重修山阳县志》。特付枣梨,以补志乘之一体云尔。谨序。

嘉庆元年仲秋月文林郎知山阳县事郢溪德夫氏何树滋撰。

山阳县续志原序

邑令 林聪

聪闻古之君子,一日居乎其位,则必一日尽乎其事;一日不能尽乎其事,则一日不敢居乎其位。又闻哲人之言曰:此日闲过,与此身不学,此身一失,同为可惜。盖不独难进易退,儒者之所以自命实虑,旷官素餐,贻愧中心。而陶士行众人当惜分阴之语,尤士君子所宜日加策励者也。聪于丁未之冬,调任山阳,戊申分校秋闱,归病足月余,虽力疾视事,而案牍旁午,瞿然曰:是尚可以居乎其位哉!爰请给将旋既篆,候代未得归。则又瞿然曰:如此日之闲过何?因思邑自康熙中,前令秦公凝奎,创为《初志》,经今百余年,文献无徵,谋加纂辑,惧目力之不暇给也。偶阅《州志》,见罗公文思有续志之修,因仿而为之。远稽列史,近采诸志,旁访绅士,汇成续编,计得若干帙,阅两月始脱稿。未及剞劂,为抄本三,藏之州县及儒学。山陬小邑,绝少藏书,仅就行笥所庋,略为考订,而署中旧牍蠹蚀放失,援据莫稽。自雍正以前,缺略殊多,挂漏之讥,知所不免,惟是计此两月间,不至虚度光阴。如昔人之所云,可惜闲过者,若夫尽乎!其事必居乎其位,余今已去位矣,尚何所事。然籍以补前之所未逮,则即以是为居位之尽事也可。

乾隆五十四年元春望后七日在告山阳县知县晋江林聪序。

陕西山阳县县志序

言之可贵而足以垂后者,必历史足徵之文也。夫《县志》一书,关系国家文献,至为重大;而地方之经济、地理,以及历代之政制、民情,尤均有利于现代之参考。第以山阳自民元而后,斯学渐衰,地方文献,久已无徵。历任县长,虽有修志之决议,终以变乱迭嬗,未尽实行。新志既少,兴修旧志,又多散佚。至今欲求三、五十年前之掌故,已非易事。再经若干时日,势必荡然无存。光裕有鉴于此,故下车以来,首以徵文、考献为要图;当聘请乡贤绅耆将县志馆积极成立,从事编修;因广搜遗著,续修新志。近月以来,所得希本已校出者,共有二集,每集分三册,业俱印就多份,分发各机关及士绅,藉资参考,而广流传,庶乎《山阳县志》不湮没于儒林,先整风规,得作成乎髦俊,俾此邑文献,大放光明,则杞宋有徵,业传不朽矣!是为序。

中华民国二十五年孟春上浣之吉山阳县县长韩光裕谨识。

资源下载此资源下载价格为9金币,VIP 5折,请先
资源下载
下载价格9 金币
VIP 5折

尊重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“史真香”,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checheboke.com/3419.html

0

评论0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